旺达达

爱锤基,盾冬,虫绿,哈德,德哈,thilbo,AL,ET,佐鸣,快新,Edward和Jacob,还有一大堆冷热cp

第一个作品。。真的很难看。。但是也花了不少时间。。

回忆空白 - 夜天使 1

天使与恶魔,这两种对立的生物,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呢?

我的名字叫柯特瓦格纳,我自出生便是蓝色的,长着尾巴的小恶魔,在马戏团长大。有一位神父曾照顾过我,所以,我便对上帝有了特别的崇拜向往。

虽然人们都说我是恶魔,但我相信,一定有天使在祝福我,我才没有像圣经里写到的恶魔那样堕落。

“嘿,这儿有人吗?”一个磁性的,悦耳的青年男子的声音回荡在了教堂之中。

“这里没有人,只有恶魔,离开这儿,趁我没有发怒。”

我甚至没有看一眼那个青年的样貌,不管他是西装革履,或是一个步履阑珊的乞丐,我都没心思在意。

瓦格纳神父的死让我暂时无法与他人正常交流,虽然以前也是如此,但我怕现在的我已经有些害怕那些人类了,我该怎样相信一直以来都伤害自己的人类呢?

“恶魔先生,我可以在这儿住一晚吗?我丢失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,以至于我无法找到前进的方向了。”那个声音又响起了。

没有被吓走?

我转过身,想一睹此人面容。

就是这一转身,让我的心像再次受到了洗涤一般,我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一刻。

月光普通迷香环绕在那人的身边,再而在洁白的皮肤上散开,散发出如同丝绸般的光泽。

白色,整个都是白色的。

洁白无瑕,纯洁的,就像

就像天使一样…我将转移到了另一片洁白上…

那就是天使!

我震惊,也许还参杂着惊喜,差点从横梁上掉落,不过我很快的,利用了天赋,瞬移到了地面上。

还好,安全着陆。

“A..ANGEL!!”我傻傻的盯着那对巨大的翼,金色的发丝在我的眼前闪过。

我仿佛听到了唱诗班的修女在吟唱…

夏无霜 综合同人 聊斋 绝代双骄神雕等 主捉妖 (1)

  “有妖。”

  

  那个女子觑眉说道,她走在一林中小道之上,而此时又是三更半夜之时,举起火把,而后顾望四周,似是渺无人烟。但耳边却像是有人在咕哝一般,嗡嗡作响,眼前虽有火把照明,却迷烟四起,如此怪异,怎会无妖作祟?

  

  “来者何人?”突然,声音从远处传来,声细如蝇,婉转销魂,果然是妖,不然普通女子哪能有这般魅惑人心的声音。

  

  “来者非人也。”嘴角挂着一抹冷笑,她眼中杀意肆起,冷若冰霜。别在腰间的剑,似是蠢蠢欲动,灵气非凡。

  

  来者果然非常人。

  

  迷烟渐渐散去,一女子突现于前,此女绿衣长裙,荣华非人。樱桃小口,轻启笑道:“妾非行恶人,此番,算我叨扰。”

  “汝为妖,不应在此,不远便有人家。不在深山老林苦修,却往凡间来,还敢言非行恶者!”她冷声道,迷烟尽然散去,可月色仍然朦胧,除她眼中杀意,皆看不真切。

  

  绿衣女子心知形势不利,随即转身,勾足轻点于地,身轻如燕,腾空飞向远处,欲逃。

  

  “妖孽。”她冷哼道。随即腾空跟上,并拔出那腰间配剑,剑光闪烁,数颗树木应声倒下。她加快行速,弹指之间,便已追上那绿衣女子。她出手快如疾风,一瞬之间,便又单手擒住了那绿衣女子。

  

  利剑被抬于绿衣女颈喉之处,她面无表情,厉声道:“我不管你为何来往凡间,只给你一次机会,速回山中,永不出世,否则,降妖师可非虚名。”

  

  “不!妾已动心,与凡人结为并蒂莲,不能回!”绿衣女子唉声道,泪水蓄于眼眶,欲要落下,楚楚动人之态,无人不心软。可持剑者非人,非常人,其为降妖师,必定无怜悯之情之于妖孽。

  

  “动心?妖没有心。”降妖师冷笑道,像是在嘲讽着一般。剑已刺破那绿衣女子的肌肤,一抹艳红溢出。

  

  “不,妖有,只是没有心的你,当然看不到,也感受不到。”泪水滑落,绿衣女子倔强的抬起头,看向冷漠的降妖师。她用那双被泪水染的发红的眼睛凝视着持剑的她,坚定的,无可动摇的凝视着。

  

  “我,没有心?呵。”她冷声说道,微微动了手中的剑,像是要了结那妖一般。剑下之妖绝望地闭上双眼,等待痛苦来临,终结于那降妖师的剑下。

  

  “唰——”剑光闪动,看不清是何时,那剑已收回在剑鞘之中。

  

  “为……”还没等那妖说完,降妖师便飞身消失了,只留余音环绕。

  

  “走吧,妖没有心,可你有心,你不是妖。”


    

  是不是妖?

  

  妖到底有没有心?

  

  既然有心

  

  又为何降妖?

  

  人有心,

  

  又为何杀人?

  

  黑夜漫漫,孤身行于世,降妖师面戴黑纱,身着黑衣,除她眼中迷惘,皆看不真切。

  

  “我似乎是忘记了什么,我是谁?”

  

  “我是夏无霜。”

  

  呢喃之后,归于寂静,只剩思绪万千,回溯千年之前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死神来了6 (同人文 脑洞) 1

  1999年,九月十日,凌晨00:00分。

  

  美国的sufiren镇

  

  黑夜之中,树影婆娑,新月如同镰刀一般,而那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黑暗,就如同死神的黑袍一般。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起,直到有人穿过黑暗中的街巷,直到她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木门,乌云遮住了天空,光线更加昏暗,木门被风吹的来回摆动,木门与地面的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声,就像是痛苦的嚎叫一般。风吹不停,那木门也不断的晃动“尖叫”,直到一只粗糙的大手将那门彻底的关闭了起来。

  

  “Wanda小姐,我猜你是梦游来的。”一个年老的黑人男子在关上那木门后转过了身,看向已经进屋的Wandda,他的眼眸深邃,漆黑的眼珠像是在试图洞穿一切。

  黑人语气充满戏虐,表情也是如此,Wanda显然不喜欢这种算不上是尊重的态度。她皱着眉,并不反驳什么,她当然不是梦游过来的,那只是个令人反感的玩笑。而她半夜来到这个小镇最偏僻黑暗的地方来,可不是为了找人开玩笑的。

  

 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,用她以为最具震慑力的声调,说出了下面的那句话。

  

  “Gabriel, 请你告诉我,我到底该怎么拜托那摆脱的束缚!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加入他们,那就是一个不明所以的邪教,尽管我已经离开那里半年了,可我...”Wanda越说越激动,她的声音开始颤抖,她不断的将黑色的长发顺到耳后,因为她的颤抖,她的头发都有些乱了起来。

  

  “你离开那里多少天了?”那个黑人老头Gabriel问道,他的表情严肃,语气中不再有戏虐之感,可见事件的严重性。

  

  Wanda也从Gabriel表情的转变看出了什么,她觉得自己的心又被压上了一层石板。

  

  “如果现在算是一天的话,有180天了,我这段时间每天都度日如年,我记得每一天的流逝,这180天里,我的精神濒临崩溃!”Wanda有些哽咽了,她试图再次调整呼吸,但还是不断抽着气,她顿了顿,咳了几声,又接着说道,“我听说你很了解那个地方,我只希望你帮帮我,看在我们以前还算认识的份上,我可是在你饿的快死的时候帮过你不止一次了,你也该帮帮我才是,求你了,我几乎生活在噩梦里,i am mad.”

  

  Gabriel在Wanda说完后,给她递了一杯热水,“冷静一些,年轻人。”

  

  Wanda用力的吐了一口气,总算平复了一些,她伸出还有些颤抖的双手,接过了那杯热水。

  

  "如果你愿意帮我的话,我会冷静的,我该怎么做?"Wanda红着眼眶,声音有些沙哑,看起来精神憔悴。

  

  Gabriel不合时宜的笑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热水让人放松,杯子还是新的,我没用过,你可以喝点热水。”说完,他指了指被Wanda端在手心却丝毫未动的水杯。

  

  Wanda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那黑人一眼,她又低下头看了看手中正冒着热气的杯子,她叹着气摇头说道:“我不渴,我只是有些累了。”说着,她将水杯放在了身后的木桌上。

  

  “咚”水杯与桌面相碰的声音在简陋的小屋中回荡,显得有些诡异。

  

  “hot... ” 

  

  突然,Gabriel苍老沙哑却有力的声音在Wanda的耳边响起。

  

  她正心焦力竭,没有听得清,她抬头望向Gabriel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

  “Hot water ...and  the glasses.”Gabriel沉声说道,那不满皱纹的脸在在此时显得更加苍老严肃,那双黑色的眼睛,历经岁月沧桑,它们直直盯着Wanda身后的那杯水,像是看到了什么其他的东西。

  

  Wanda顺着Gabriel的视线转过了头,看向那杯安静得被放在木桌上的热水。

  

  “热水…玻璃杯,有什么问题吗?”她皱眉问道,Gabriel说的东西简直是莫名其妙,她甚至认为这个黑人已经疯了!上帝,她才快疯了,她只是想得到帮助,她已经被噩梦困扰了整整180天了!

  

  “你的梦里有什么 ?”Gabriel开口问道,他像是能够听到Wanda心中的恐惧。

  

  Wanda猛地回过头,将视线从那杯水转移倒了Gabriel身上,她有些惊讶Gabriel能够知道自己的恐惧,但并不奇怪,她说过她的生活就像是噩梦。

  

  “我……我葬身火海,还有破碎的一切,尖叫,恐惧,一切都是那么真实……”说着,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,泪水滴落,她正回想让她疯狂,痛苦的那个梦。

  

  “每天如此?”Gabrriel沉声问道。

  

  “每天如此。”Wanda泣不成声。

  

  “水蒸发,然后,空气……”说着,Gabriel将水杯从桌上拿开,又将水倒在地上,他看着洒满一地的水勾起了嘴角,笑着说道:"变得危险。"

  

  “What the fuck do you want to say?告诉我,我该怎么摆脱那个邪教的影响,而不是和我说这些没用的东西。”Wanda受不了了,她只是想得到帮助,她想有人能来救她,仅此而已。

  

  “你已经摆脱了,Wanda小姐,你离开了那里,你已经逃离了那里。”Gabriel平静地说着每一个单词,而Wanda却情绪激动地快要站不稳了,她用手撑着身后的桌子,另一只手伸向外套的口袋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药瓶。

  

  “哮喘病?” Gabriel漫不经心的问着。  

  

  “只是镇定剂。”Wanda的呼吸有些不平静,但还是回答了。

  

  “回去吧,好好休息一天,如果我没有记错,今天不是休息日,你还需要工作或者上学,你应该请一天假,睡上一整天,我猜你只是在那地方呆久了,变得焦虑了而已。”说完,Gabriel挥了挥手,示意她可以离开了。

  

  Wanda当然不愿意,她急忙说道:“不,不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,我不能白来,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,tell me that !  怎么摆脱那个邪教,一定是那邪教让我变成这样的。”

  

  “喝下你的镇定剂,然后,离开。”Gabriel的声音在此时显得那么无情冷漠,她开始绝望了。

  

  “No! You can't……” 她将脸皱成一团,泪水布满了整张脸,现在的她,苍白,无力。

  

  “Wanda小姐,我已经告诉了你很多,听我的,一切都会变得正常。”Gabriel说道,他走向木门,准备打开它。

  

  “你什么都没有说,nothing!”Wanda反驳道,她想要阻止Gabriel打开门让她离开,但她不是这里的主人,她没有权利这么做。

  

  “吱呀——”门被打开了,冷风钻了进来,让她冷静了一些,她没有理由不离开,就算她留下来,她想,那老疯子也不会愿意帮助她的。

  

  “shit!”骂了一声之后,她便大步走向出了木门。

  

  “嘭——”门又被关上了。

  

  “唉——”门内的Gabriel叹着气,“但愿你能够听我的,休息一整天,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……It is the end.” 

  

  灯被关了,一切归于黑暗,那简陋的屋子里,什么都没有,只有黑暗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遮脸遮到看不清脸,就是这样才不丑。。一露脸就丑爆了。。


真爱= ̄ω ̄=